<tbody id="xvug9"></tbody>
    1. <button id="xvug9"><acronym id="xvug9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<dd id="xvug9"></dd>

      輿情>>輿情案例庫>>

      惠州16歲少女跳江疑云:事發已一個月,生前是否陪酒待調查

      2021-04-30 15:46:33 來源:澎湃新聞
      進入移動版,省流量,體驗好

      廣東惠州一16歲女孩在凌晨突然墜江身亡,事發一個月后,有媒體曝出,女孩墜江前曾在酒店KTV陪酒并遭客人灌酒。

      4月29日晚,惠州市博羅縣公安局官方微信公眾號“博羅公安”通報稱,經初步調查,死者刁某在3月15日晚與其男友彭某因感情糾紛發生爭吵,隨后自己乘摩托車前往博羅東江大橋,并向好友發微信語音稱想要輕生,在好友到達現場進行勸阻時刁某從橋上跳下。目前,此事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。

      澎湃新聞注意到,上述警方通報未提及一個備受外界關注的問題,即在墜江前,刁某是否曾在酒店KTV陪酒并遭客人灌酒。對此,4月29日晚,惠州市公安局相關工作人員回復澎湃新聞稱,“案件正在調查中”。

      刁某的母親李惠群向澎湃新聞表示,據刁某的同事介紹,在墜江前夕,刁某曾在當地一家酒店KTV陪酒并遭客人灌酒。刁某的一位同事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,當晚,她曾和刁某在一起,刁某確實曾在酒店KTV陪過酒。

      4月30日凌晨3時許,李惠群向澎湃新聞表示,從29日17時許至30日凌晨,家屬等人一直在配合警方做筆錄,“還沒有結束”。李惠群透露,民警有向他們了解事發當晚的刁某陪酒情況。

      《居民死亡醫學證明(推斷)書》顯示,刁某的死亡原因為“排除暴力打擊致死”。 家屬供圖 

      警方:曾與男友發生爭吵

      李惠群和丈夫刁艷平在惠州市博羅縣羅陽鎮經營理發店,并在博羅買了房子。李惠群告訴澎湃新聞,大女兒刁某出生于2004年10月,未滿17周歲,有點叛逆。

      據李惠群回憶,今年3月16日凌晨1時許,她接到女兒同事打來電話稱,刁某從博羅東江大橋跳了下去。當她和丈夫趕到博羅東江大橋時,橋上只留下女兒一雙鞋子,以及女兒的朋友——三位未成年女孩。

      之后,警方介入調查,并開展搜尋救援工作。李惠群說,直到3月19日上午,在東江大橋幾公里外的水域發現了刁某的遺體。
      家屬提供的《居民死亡醫學證明(推斷)書》顯示,刁某的死亡原因為“排除暴力打擊致死”。

      4月29日晚,“博羅公安”通報稱,3月16日0時35分,市公安局110轉來警情稱:羅陽街道博羅東江大橋有一名女子從橋上跳下。接報后,縣公安局水上派出所、城郊派出所和巡警大隊立即出警,城郊派出所民警于16日0時43分到達現場處置,水上派出所、巡警大隊警力隨即相繼趕到聯合搜救,并聯系惠州市藍天義務救援隊、惠州市心連心打撈隊一同開展搜救工作。經連日工作,該女子尸體于3月19日8時55分左右在東江水上社區河段被發現。

      通報稱,經初步調查,死者刁某在3月15日晚與其男友彭某因感情糾紛發生爭吵,隨后自己乘摩托車前往博羅東江大橋,并向好友發微信語音稱想要輕生,在好友到達現場進行勸阻時刁某從橋上跳下。目前,此事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。

      刁某的一位朋友向澎湃新聞表示,刁某和男友在一起有三年了,之前吵過架,在兩人的聊天記錄中,曾提到“死”字;在輕生前幾天,刁某曾跟朋友說過“好累”。

      李惠群表示,事發后,家屬曾嘗試尋找刁某的男友,但一直沒有聯系上。

      生前疑在酒店KTV陪酒

      據李惠群介紹,刁某墜江時,有三位未成年人在場,其中一位十四歲的女孩是刁某在KTV上班的同事,也就是打電話通知李惠群的人。李惠群稱,女兒的同事曾跟家屬說,在事發當晚,女兒在KTV陪酒,并被人灌酒。

      4月29日,刁某的一位同事小芳(化名)向澎湃新聞表示,她和刁某均未成年,和其他幾位姐妹在博羅縣金宇大酒店KTV從事陪酒工作。3月15日晚,刁某和一名同事進入包廂,陪同8男1女喝酒。其間,刁某被人勸酒,嘔吐后沖出房間,并打電話向男友求救,但兩人卻在電話中發生了爭吵。

      小芳稱,當晚,這群人喝了約三個小時,當時喝了不少酒,白的、紅的、啤酒都有。在陪酒過程中,客人有摟腰、牽手等動作。

      小芳說,當晚11時許,刁某離開了KTV,并發了一條朋友圈,流露出要輕生的念頭??吹降竽车呐笥讶?,她打電話給刁某,刁某說在東江大橋,于是她和另外兩位朋友趕緊過去。她們曾勸過刁某,但刁某還是跳了下去。

      李惠群向澎湃新聞表示,事發前,他們并不知道刁某在酒店KTV陪酒,刁某僅告訴家里人,她在酒店做收銀。事發后,金宇酒店相關負責人拒絕承認刁某曾在此上班。

      對此,金宇酒店工作人員回復澎湃新聞稱,該酒店的KTV沒有陪酒業務。

      刁某的一位同事向澎湃新聞提供的轉賬記錄顯示,今年2月底至3月中旬,陸續有60至600的轉賬,其稱這是“KTV媽咪”收取提成和發放薪水。

      李惠群表示,事后,警方去調取金宇大酒店的監控視頻,被告知相關視頻已自動刪除。據女兒同事介紹,在事發前,金宇大酒店KTV有10多位未成年女孩陪酒,家屬希望相關部門能深入調查此事。

      廣東國鼎律師事務所律師廖建勛向澎湃新聞表示,如果酒店KTV請未成年女孩陪酒,這顯然對未成年人身心有傷害,違反了未成年人保護法,是違法行為。其次,組織未成年人陪酒,這種有償陪酒很可能會存在一些對少女身體的猥褻、色情等行為,也違背了公序良俗和治安管理處罰法相關規定。而且,組織未成年人有償陪酒,還可能構成組織未成年人進行違反治安管理活動罪,或需承擔刑責。

      廖建勛認為,從民事角度分析,若酒店KTV請未成年人陪酒,從事一些不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活動,同時在未成年人陪酒后出現醉酒等情況下,沒有盡到照顧、看管義務,出現了未成年人自殺輕生,酒店KTV需要承擔賠償責任。至于陪酒活動中的消費人員,若不知道陪酒人員是未成年人,一般的勸酒行為可能不用承擔責任,但若陪酒過程中,消費人員對陪酒人員有摟抱、猥褻等行為,可以按治安管理處罰法對其行政處罰,若其行為構成強制猥褻罪,可追究其刑責。

      來源:澎湃新聞
      責任編輯:牛小玉
     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
      			河北新聞網
      			官方微信
      			
      			河北日報
      			客戶端
      			

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電子報
      立即打開
      網站首頁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
      97SE综合亚洲影院,乌克兰性欧美精品高清,处破学生毛都没长齐在线播放,新疆老熟女厉害